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国内期刊第一股”读者传媒中报业绩大跌,被媒体解读为快发不起工资了

近日,各上市公司的中报陆续发布,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其中,被称为“国内期刊第一股”的读者传媒在发布中报后,便被媒体解读为“读者快发不出工资了”。读者传媒中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402万元,同比下滑近60%,扣非净利润为475万元,同比下降83.26%。财报还显示,读者传媒应付职工薪酬468.24万元,与去年同期2700万元相比减少了82.66%,这也是被媒体解读为发不出工资的主要原因。《读者》曾是国内家喻户晓的期刊之一,创立于1981年,至今已有37年历史,其母公司读者传媒于2015年成功登录A股。但自上市以来,业绩就一直处于滑坡状态。也许是意识到自身的一系列问题,读者传媒也不断地尝试多渠道的转型和多元化投资,但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一)尴尬的中报

821日,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读者传媒共实现营业收入3.08亿元,同比减少4.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01.6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9.96%

半年报中并未披露员工情况,不过从过去两年的年报中,也可发现读者传媒的员工人数呈下滑趋势。2016年、2017年母公司和主要子公司的员工分别为513人、452人。具体表现在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读者传媒应付职工薪酬468.24万元,与去年同期2700万元相比减少了82.66%。这被一些媒体解读为“读者快发不出工资了”。

读者传媒201512月上市,其核心期刊《读者》一度成为许多青少年的必读书目,风光无限。资料显示,公司2015年度入选第七届全国“文化企业30强”提名名单,上市后,被甘肃省委宣传部评为“2015年度甘肃省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创新奖”,被甘肃省人民政府授予“2015年度省长金融奖”,被甘肃省文化提升行动协调推进领导小组评为2015年全省文化产业发展先进单位。

根据财报显示,纵观读者历年净利润,上市前一年的2014年净利润为公开数据中暴露的首次同比下滑,此后连续四年净利润同比下滑。2018年中报大幅下滑,且扣非后净利润更是可怜,为475万元,同比下降83.26%

面对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双重下滑,读者传媒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持续优化出版主业核心竞争力,不断提升公司竞争力,但受纸张等原材料大幅上涨、公司加大对营销体系建设投入及广告、教辅、期刊和纸张销售量减少的影响,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同比下滑。

受环保限产风波、去产能等影响,近年来纸张供应源头多家企业陆续关停,最终导致了纸张供不应求,一度“洛阳纸贵”成为坊间谈资。受纸张成本上涨影响,今年6月份,读者传媒发公告表示《读者》、《读者》(校园版)杂志将从2018年第15(715日出版)起提价3元,定价变为9/册。这也是《读者》1981年成立30多年来,第三次涨价。

公告显示,20181-6月,读者传媒共出版期刊(包括电子版)3432万册,同比下降10%,出版图书1240种,总印数1561.53万册,同比分别增长5.44%6.28%

(二)读者传媒:从三十而立到四十之惑  

《读者》杂志创刊于19813月,男女老少都爱,几乎家家一本。毫不夸张的说,“凡有井水处 皆能见读者”。而作为甘肃省唯一的大型出版传媒集团,《读者》更是拥有辉煌的历史,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20091224日,由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为主发起人,联合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甘肃省国有资产投资集团公司、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四家国有大型企业,共同发起的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在兰州成立。出于对读者的深厚感情,我们把读者传媒的历史追溯到80年代。

时光荏苒,《读者》已由三十而立,慢慢步入四十不惑的阶段,也历经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两轮冲击。2015年,《读者》的母公司读者传媒成为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

《读者》自创刊发行以来,凭借其人文关怀的定位及独特的编辑风格赢得了一批批忠实的读者。《读者》发行量持续名列国内期刊类首位,“读者”品牌获 得了广泛认同,并不断获得各权威机构的认可。

《读者》创刊于 1981 年,经历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激励了一代代读者,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被中国邮政总公司列为重点推荐期刊。《读者》凭借其深厚的文化内涵,连续多年稳居全国期刊发行量首位,并占有国内期刊市场约 1/40 的份额。20064月发行量达到创记录 的 1003 万册。截至 2016年末,《读者》累计发行已超19亿册,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和市场影响力。

201512月,读者传媒成功上市,成为西北地区首家上市出版传媒企业,也是A股中唯一拥有著名期刊品牌的概念股。公司上市首年,实现营业收入82521.61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7%;数字化转型效果明显,数字版《读者》月均发行82万册,同比增长84%,其他期刊数字版均有不同幅度增长,“微读者”上线运营,《读者》杂志微信粉丝已达108万。

然而,上市两年多以来,投资者和许多读者也有了一些担忧。

对比这几年的年报来看,公司期刊发行好于行业平均水平,但其近几年的业绩确实存在逐年下滑的情况。自2013年净利润最高达到1.64亿元以来,其业绩就一直处于滑坡,2016年营收7.51亿元,同比下降9%,净利润8425万元,同比下降17%。与2013年相比,短短三年时间,读者传媒的净利润就减少了近50%

2017年,读者传媒更是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8979.34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5.18%,然而净利润仅为0.7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1.01%,增收不增利。而收入增加的主要是纸张纸浆销售、一般图书和广告销售收入增加。

或许是读者传媒意识到了主营业务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开始不断地在尝试渠道的转型和多元化投资。

1.影视业务

2012年,读者传媒投资3000万元分别联合摄制了《广州十三行》、《天伦》和《定远舰上的男人们》三部电视剧,2013 年,读者传媒又斥资 5000 万元投拍《武媚娘传奇》、《爱情万万岁》等四部电视剧,回报依然有限,仅有 1015.84 万元,约为投资的两成。

2.VR业务

2016年,读者传媒控股子公司读者动漫的在线旅游产品“蜥游”涉及VR相关业务,目前该产品尚未正式上线。当时公司已广泛尝试电影电视、动漫、VR旅游、数字阅读等业务,体现出极强的转型期望。


3.金融业投资

2016525日,读者传媒以自有资金2亿元参与发起设立黄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黄河财险注册资本为25亿元,其中公司持股比例为8%201610月,读者传媒出资近2亿的代价,以2.61/股的价格,认购华龙证券定向发行股票7660万股。当年1224日,读者传媒再次出资人民币3亿元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读者光大新兴产业并购基金。

4.主营投资

20174月,公司出资人民币12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读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公司上海营销服务中心项目建设及运营,着力推动公司在华东及周边地区营销与发行服务体系建设以及公司期刊、图书、文创产品等“读者”系列产品营销和服务工作。

5.更改募投

2018412日,读者传媒决定终止刊群建设出版项目和数字出版项目中的三个子项目,而特色精品图书出版项目、营销与发行服务体系建设项目、出版资源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项目及数字出版项目中的“中小学语文阅读与作文教育平台”项目将在调整优化后继续实施。同时,在后续资金安排方面,公司将对决定终止的3.19亿元和缩减投资规模后结余的7259万元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

对于募投项目终止或变更的原因,读者传媒表示,由于原募投项目的论证工作均开始于2012年,近年传统纸媒受互联网技术冲击及大众阅读习惯变化的影响,市场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部分项目投资可行性显著降低。2017年以来,公司全面梳理、论证募投项目,本着对投资者和全体股东负责的态度,最终作出了对募投项目进行变更调整的决策。

一系列布局和多元化投资,体现了读者传媒的进取之心。但可惜的是,金融投资目前还看不到收获外,其他的类似VR业务和影视投资等布局,目前也并未给读者传媒带来明显的业绩增长。

(三)股价下跌、业绩下滑、股东减持 “中国期刊第一股”风光不再

创刊于1981年,被称为是“中国人的心灵读本”,是“大漠瑰宝、在西部欠发达地区开出的一朵鲜艳花朵”。

数据显示,在发行量最高的2006年,《读者》杂志的月均发行量曾屡屡超过900万册。而在10多年之后,这一数据下滑到了400多万册,跌去一半以上。

2015年年报显示,《读者》主刊的总发行量为5349.52万册。而近两年,《读者》主刊的总发行量下降至4934.32万册,其中2432.84万册为来自长期订阅,2501.48万册来自零售。(注:2016年和2017年年报的“主要报刊情况”中均为此数据)

总体期刊销售量减少,公司利润也在下降。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超过1亿元,但随后两年连续下滑。2017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528.09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0.65%

随着公司营业收入逐年下降,读者传媒的股东也在竞相减持。

“每经影视”报道称,201711月,1年限售期刚过,其第二大股东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宣布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及二级市场相结合的方式减持所持全部股份,套现1.07亿元。加上2016年底通过集中竞价方式,按照31.42/股均价减持的518万股(约1.62亿元),合计套现超2.6亿元。

而根据20174月读者传媒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披露的信息,2016-20174月已解除限售的9个发起股东中,4个已不同程度通过二级市场减持了股份。其中酒钢集团套现7580万;时代传媒套现6900万;通用投资则清空了所有股份,套现5370万。还有4个股东都有未来6个月减持公司股份的计划。

有观点称,事实上传统媒体的下行趋势,早在读者传媒上市时就已明显表现出来。而面对期刊业务的局限性,其也尝试了很多应对之策,身在这个行业中的企业,大多尚未找到应对之策。

(四)如何突围:争夺用户时长 打造精神读物平台 

从行业属性来看,读者传媒的产品属于精神消费层面。调性再高,也得尊重传媒行业的市场规律,那就是整个行业都是在C端用户的消费时常进行争夺。

无论是新闻媒体、图书出版、电视媒体、网络视频、电影传媒、广播,或者是时下持续高热的手游行业、自媒体、短视频,都是在抢夺有限的用户时长。所以这个行业无非是在争夺14亿中国人除了吃饭睡觉和有效工作之外的时间。

在当下这个信息爆炸、内容产品层出不穷的时代,谁能更有效地用自己的产品从其他竞争者中抢出用户的有效精神消费时间,谁就能够在竞争中取胜。

而用户的精神消费时间,是通过感觉、视觉、听觉、触觉等形式消费掉的。用麦克卢汉的“媒介理论”来说,媒介即人体的延伸。什么样的媒介能让人体接触得更远,谁就有了占有人体的权力。所以书籍和报纸是人体眼睛的延伸,广播是人体耳朵的延伸,电视是眼睛和耳朵的延伸。因此书籍和报纸存在了几百年,广播的出现没有改变书籍和报纸的现状,电视的出现部分减少了纸媒的市场,但随后便与其各自相安无事。唯有互联网的出现,第一次从视觉、听觉甚至触觉上冲击了前几大行业。

如今,传媒行业所有人体延伸形式都挤在一个盘子里竞争,有全能者,也有深度专一者,谁也没有把谁完全灭掉,但各自行业里却不断在淘汰和萎缩一批批弱者。传统传媒行业实际上早已经被新兴传媒踢到了只能靠更精致的专业化才能活得下去的地步。

陈佳妮/采编

 好消息!

马永斌老师新书!

《市值管理与资本实践》已经在亚马逊、当当、京东、天猫等渠道上市!


赞(95)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