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程志理:翟天临事件:一个学术期刊编辑的心声

翟天临不知知网事件发酵膨胀开来,本来不知知网就不知知网,也没有啥,比如我,除了学术不端查询系统是工作需要,不得不用,平时还真不上知网。问题在于硕士博士研究生都靠知网吃饭,翟天临你是北京电影学院正经拿到文凭的博士呀,不知知网,在挑战那些抓耳挠腮焦头烂额的莘莘学子的底线,你没有C刊的论文也戴上了博士帽,还登临北京大学双一流学科的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流动站,是可忍孰不可忍了。又是寒假年假里,挖瓜开始,爱屋及乌,殃及池鱼,北京电影学院博士生导师张辉院长老少婚恋也给提拎起来,有人说此事件膨胀开来绝对不亚于崔永元提拎的“阴阳合同”事件,许多网友调侃:“教育部提醒您:学术千万条,真实第一条。学术不端正,母校两行泪。”好在北京电影学院立即表态,要严查,北京大学亦立即声明等待北电结果做判断。至此,翟天临事件变成了一个中国教育与学术浮躁的严肃事件。

(图片来源于网络)

翟天临事件目前教育部还没有站出来说话,我觉得迟早会发声的,这是中国学术浮躁的一个缩影。

有网友扒拉出翟天临硕士学位论文,在学位论文的致谢里,把导师的姓名都能写错,这就是我们的现实。这些年我参加各地的研究生答辩,论文里出现大量低级错误,俯拾皆是,我就见过在致谢里写:感谢导师的辛勤栽培,感恩不尽,罄竹难书。我发言时跟研究生说:“你罄竹难书地爱老师,爱死你。”在座的哄然。那年在一所大学讲学,讲完,研究生提问,说:“老师,怎样才能写好论文呢?”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就随嘴说了一句:“还是鲁迅说得对,功夫在诗外。”学生更纳闷了,皱紧了眉头,再问:“为什么一定要到室外去,才能写好论文?”我无可奈何回答:“因为室外凉快,让头脑清醒。”又一片笑声。

“写论文”与“做学术”,是两回事,论文有论文的规范,这不是学术的要求;学术是思想的兑现与确证。翟博士连论文规范都达不到,更妄谈学术。他的硕士论文目录,让我这个当了三十六年编辑,也带了近二十年研究生的老人家,情何以堪,我终于明白了为何翟博士在直播里说“知网是什么”会惹怒研究生们,我看到这样的内容和排版,直接扔纸篓。

(翟天临毕业论文目录)

回到这张图片,大概第一章在作者心目中非常重要吧,重要到需要重复一次以示强调。确实,比起第二章来,第一章是蛮重要的,起码占了8个页码,第二章虽然有一个冗长的、一行差点排不下的标题,但分量却远不如之,仅仅占了3个页码,有一页还是和第三章共用的,实际上只占了两页半?看得我一头雾水,这是什么神仙操作?第三章看起来平平无奇,虽然我没看明白什么是让英雄“人性化”,但从占比来看,这一章无疑是这篇硕士论文的重头戏。但是,可惜的是,网上有人扒出,第三章有55%的内容涉嫌抄袭。这让第三章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在排版上,格式序号混乱,标题重复,中文数字、阿拉伯数字、冒号、逗号、点、空格、括号混用,任性得毫无学术规范。写学位论文是干什么,毕业论文答辩是干什么,是对一个研究生学术水准的认可。如果一个研究生连基本的文字表达能力都没有,错句病句一大堆,连标点符号也不会用,凭什么授予研究生学位?研究生论文的格式与学术规范,全世界都是有标准的,我们的教育部也制订了标准。一位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朋友曾发来哲学论文写作的规范手册纲要,论文是有固定的写作模式,初学者绝不好天马行空,哪怕刻板一点,也得把路子走正,台阶得上够了,这样的老实是必须的。

(美国哲学论文写作规范手册纲要

北京电影学院竟然允许如此不符合标准的论文答辩通过,拿教育部红头文件当儿戏?私以为应该学学蓝翔,改名叫“北京电影职业技术学院”吧,专业培养明星,还弄什么硕士点博士点。国内的体育学院不就大方地叫“运动技术学院”嘛。

赞(11)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