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从纸质期刊到数字期刊丨浙大期刊中心

之前木铎书声做了一个《》(点击题目回顾一下),接受访问的几位老师不约而同地推崇浙江大学出版社期刊中心在数字出版方面的尝试。于是,我们邀请到浙大期刊中心的曾建林老师来和我们分享一下他们的经验。

浙江大学出版社期刊中心成立于2008年,是从原先的浙大学报编辑部发展起来的,目前拥有8种综合性学报(含浙江大学学报中英文系列)及13种中英文专业性学术期刊。

在数字出版方面,国内有很多同行,如清华大学出版社期刊中心、中国激光杂志社、上海大学期刊社、中科出版集团、中华医学会杂志社等也都做得很好,我们也在向他们学习,积极探索出版转型的模式。非常感谢木铎书声提供平台,我们愿与大家做些交流,相互分享,共同探讨。

市场是数字转型的直接动力和压力

数字出版的概念非常大,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和关注点。在我们看来,期刊出版(特别是学术期刊出版)属于知识服务产业。数字化出版转型,既是人类社会整体技术进步的必然,也是知识服务产业市场推动的必然。当越来越多的读者开始使用数字阅读,当越来越多的图书馆、期刊馆等机构需要数字数据,当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和研究机构利用数字手段进行研究,相应地期刊出版者必须要予以充分重视和关注,及时推进自身的数字化,方便读者阅读,方便机构和科研人员对内容数据的挖掘使用。因此,市场是我们数字化出版转型的直接动力和压力,也是我们推进数字化出版转型的最好节奏指针。作为学术期刊出版者,我们的数字化始终是围绕着读者、作者和科研的需求而不断发展推进的。

具体来讲,浙江大学出版社期刊中心的数字化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早在2000年前后,那时的浙大学报就已开始实施数字化建设,建立网站,开始网上发布。其后,我们的数字化进程一直在持续推进,比如,在行业中较早采用了DOI数字对象唯一标识符系统,较早推出以单篇论文为单位的“在线优先出版(Online First)”系统,在国内较早采用国际先进投审稿系统Editorial Manager,作为国内第一家Crosscheck会员最早配置了iThenticate反抄袭系统,很早就自主研发实现了论文的全文html展示技术,等等。所有这些工作对浙大期刊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极有利的帮助。

在线投审稿系统

2016年,我们在原有基础上对数字平台实施了全新的改造,面向更大规模的集群化、集约化发展,打通后台数据,增加各项相应功能。除了期刊数字发布系统,我们在采编和生产领域也同步推进,采用数字化技术大幅度改造提升从投审稿到编辑、排版等各个环节的工作效率;同时,我们也注意到读者对后期使用的需求,现阶段,我们越来越重视对期刊数据的后期加工服务,比如,我们已基本实现了全部期刊数据的XML加工生产,以方便科研人员对数据的后期挖掘使用,让期刊论文的价值开发得到最大化。

期刊数字出版优势明显

与传统出版相比,数字出版的优势十分明显。一是数字出版利用数字技术与平台,有效缩短了出版时滞,促进了最新成果的快速交流,尤其在采用优先出版模式后,使得最新的学术成果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发布;二是数字出版扩大了传播范围,利用互联网数字技术,期刊在国内外的宣传推广变得更容易了;三是数字出版让期刊拥有了更多的表现形式,期刊可以采用音频、视频等多媒体数字技术手段,让学术成果得到更为生动全面的展现,有效地扩大了成果的影响力;四是数字化的方式让期刊的数据更容易被进一步的挖掘与使用,为科研人员提供了更多更便捷的手段与服务。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清醒地认识到,对于期刊出版来讲,数字仍然只是一种手段与形式,期刊出版的核心仍然是内容的创新。

数字的发展推动了期刊知识服务产业的变革,让期刊规模化发展、数据整合等变得更加容易,期刊的出版流程也变得更加流畅。但无论数字出版是多么方便有用,我们都应牢记以人为本的核心理念。所以,我们在实施数字化转型发展的同时,十分重视期刊数字化出版中可能存在的伦理道德问题,同样重视数字化手段对防止期刊出版中伦理道德问题的应用,积极加入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组织(COPE),以保证我们的学术出版始终在正确的价值观和科学观指导之下。

浙大期刊中心全部期刊

作为浙江大学下属的出版社期刊中心,我们数字出版的整体目标,除了服务国家和社会进步,还必须围绕和服务于浙江大学的整体建设发展。当前浙江大学正在全力实施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目标,我们期刊出版正在积极研究对标国际上的一流大学出版社,协同发挥浙江大学的学科优势,努力为学科内涵式发展和学术声誉提升做出应有贡献。在这过程中,数字化将发挥重要作用。

当前,考虑到已有的实际情况,我们数字出版的基本架构采取了集群与单刊联动的模式,面向国际采用双语界面,融合生产、发布、推广、后期知识服务等各环节。如,期刊生产流程方面,利用数字平台满足编辑工作流程的需要,实现在线投稿、审稿、处理稿件、结构化排版等数字化;期刊发布推广方面,在数字平台上实现国内外同步上线,期刊信息、目录、文章内容等的及时上线与在线预出版,利用移动终端等新媒体渠道,多种形式发布期刊内容,利用互联网做广泛传播,充分为读者作者提供更便捷的服务;期刊知识服务方面,利用数字出版不受时间、空间等因素局限的特点,利用大数据向读者推荐更精准的论文、提供定制抽印本、构建虚拟专题浏览、增加文章信息的交叉链接等,为读者作者提供更多个性化、多元化和专业化的服务与阅读体验。

Free Online是为让更多人受益

关于OA(Open Access),我们认为,OA是一种出版模式和策略,对于学术期刊OA出版的问题,业界有争论,我们也在探索。当前,中国学术期刊的整体发展水平仍与国际水平存在差距,是否采用OA,应该以是否有利于期刊发展为标准来衡量,就我们自己来讲,我们更愿意称自己为Free Online,这是我们希望尽快推广我们的内容,让我们的内容能发挥更有效影响和社会作用的一种当下的策略。

我们有多个中英文刊采用此策略,以便尽快扩大宣传提升影响力,尽快推广科研成果,让更多的人受益于我们的高水平科研发现。例如,我们的新刊Food Quality and Safety(《食品品质与安全研究》)通过这种策略,上线一年即实现了文章国际下载量突破5万次的水平,并被ESCI、DOAJ等数据库收录,不仅提高了期刊的影响力,也以最快的速度让学术成果实现快速传播。接下来,我们的新刊Infectious Microbes & Diseases(《感染微生物与疾病》)(已入选“国家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D类项目资助)也将采取这一策略。

据我们了解,当前一些感染性疾病研究领域的高水平期刊均由发达国家主办,且数据下载收费高昂,我们国家在这一领域的研究水平一直以来领先于发展中国家,但由于受制于这些已有期刊的政策,很难让广大发展中国家受惠。因此我们觉得,非常需要创办一种我们自己的高水平学术期刊,在促进学术研究的同时,让研究成果能及时得到传播,特别是让发展中国家的医学研究人员得到受益,真正地帮助他们提高感染性疾病防控和诊治水平。

数字转型着实推进了期刊发展

近年来,数字化极大助推了我们期刊在各个方面的发展。特别是在传播方面,包括浙江大学学报在内,我们各刊的数据访问量、下载量逐年上升,各刊年均下载量已超过6万次,单篇论文最高下载量达8万余次。期刊中心目前通过运营6个微信公众号、2个微博及网易号、百家号、Facebook等社交媒体账号,以及建立总数达20多个的学科学者微信讨论群(总用户超10万人),正在逐步尝试建设一个新型的、良性互动的、有深度交流的学术服务生态圈。在其他方面,我们也获得了一些荣誉,包括中国出版政府奖(期刊奖、人物奖、优秀编辑奖)、国际学术奖(伦敦书展的“国际卓越学术奖”),以及精品科技期刊奖、最具国际影响力学术期刊奖、浙江树人出版奖(数字类)等相关学会/协会的奖,这其中也都有我们数字化的功劳。

通过微信公号,可以查阅稿件进度

出版社期刊中心近些年在数字化建设方面之所以获得了较快发展,除了政府和相关协会的大力提倡和引导外,还直接得益于浙江大学和出版社的重视和支持。早在2015年,浙江大学就专门划拨1000万元经费用于高水平学术期刊和平台建设,同时,出版社提供了相应的资金和政策配套支持。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期刊处也给予了非常多的指导和关怀。

总的来讲,我们认为,数字化只是手段和工具,归根结底,数字出版转型首先是人的观念的转变,而最大的困难也是观念的转变。期刊出版者要在数字化发展中寻找到新的位置,就要积极转变原来的惯性思维。要认识到与国际一流期刊出版社之间的差距,在问题中找出路、找发展特色。目前,我们在数字出版转型中也遇到了很多的困难,包括体制和机制上的,很多工作也在摸索过程中,非常希望同行方家们能够不吝指教。随着国家、社会以及各领域对学术期刊的重视,相信中国期刊业一定会在巨大的国际竞争压力中崛起,为全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贡献出一大批优秀的人才和期刊。

作者丨 曾建林  浙江大学出版社期刊总监、期刊中心主任

整理丨 杨嘉檬  浙江大学出版社期刊中心

排版丨 木铎君

专题延伸阅读

填问卷,送大礼包

扫码填写

本问卷为《出版人职业现状调查》,调查开始于2017年11月24日,作为阶段性成果,本公号曾发布《》。为进一步增强数据的科学性,调查活动将持续至2018年8月30日。每个手机只能填写1次,已经填写的请勿重复填写。

参与问卷调查者,请截取提交后的图片发至书生小帮手或书小铎,领取出版人必备大礼包。包括:木铎出版智库第3辑、第2辑、第1辑,出版标准与规范大全,韬奋杯青年编校大赛试题等电子文件,相信一定会助力您的职业成长!

赞(97)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