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学术菜鸟的进阶之路:首次发表北大核心期刊的心路历程

作者:Rebecca.Shaw    编辑:学妹

(一)研究生:一切从零开始

我的本科专业是临床医学,毕业不要求写论文,所以在校期间只学过科研设计,学习写开题报告和综述,因此今年年初开题时我还可以勉强过关。研究生期间我学习的是偏文科性质的人文医学,不同学科差距之大让我很不适应,比如理科常常在实验室做实验,写论文时常以数据说话,观点比较绝对,是非对错一目了然;而文科不做实验,更多地需要经典著述的积累,做的是思想的实验,写论文可以几乎是纯文字的。研一期间,我在看本专业杂志《医学与哲学》里刊载的文章时,几乎不知其何所云。对我来说,读研简直是一个从零开始的颠覆性学习过程,以前习得的线性思维需要改变,研究方法也要重新学习,日常的主题不再是具体的医院、病人和疾病诊疗,而是更抽象的医患关系。我可以不用再去医院值班,就是再去医院实践,也已开始从另一个视角看待以前熟悉的医院运作模式。

简而言之,刚入学的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术菜鸟,一个“空杯”。学科之间的巨大差异使我常常无所适从,我总觉得不够时间看书。还没积累到想达到的程度,就要定下研究课题,做开题报告了。因为我是临床出身,导师做的主要是科研伦理,她建议我结合自己的专业选题,没有一定要我延续她的课题,所以目前的课题——“骨科门诊医患沟通的叙事研究”实则是我结合自己专业和实习经历,在阅读不同著述后几经易改定下的。这是一个质性研究,我从陈向明老师的《质的研究方法社会科学研究》中了解并学习了这一研究方法。

(二)从历经打击到曙光初现:

遇见论文训练营

我们的开题报告会是在今年年初完成的,因为写得不够好被要求重写,导师给了我充分的自由学习时间,她本身也很忙,所以给我的指导有限。我几乎毫无头绪,几近绝望之时却在自己的电脑里找到了综述写作指导书,并从中找到了些许的信心。开题后我就生病了,接连两周的感冒,使我身心俱疲。那时已经开始放假了,我赶紧联系好本科的实习医院,在过年前一周回当地开始了预研究。过年后一周,便马不停蹄地回医院开始正式研究。

预研究是我重新适应临床和开展研究的尝试,两条线路需要并行不悖,又要恰到好处。一开始我很乱,瞻前顾后,既怕研究影响了正常的临床实践,又怕实践中忽略了从研究角度进行观察和反思。这其中遇到的很多问题我都及时翻阅陈向明老师的书寻求帮助,并获得了很多鼓励,使研究可以进行下去。

那段时间我的压力很大,觉得自己几乎不可能写出论文,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能毕业了,也因此被医院的老师吐槽我整天很“丧”。还有的老师说我到现在还不出文章,未免有点晚了。四处的压力使我的焦虑和抑郁情绪加重,对我这种学术菜鸟来说,在临床同时做科研是很痛苦的,无论如何我就是写不出来。

很多次我几乎都要放弃,责备自己干嘛不老老实实做医生,当一个连轴转的医学知识输送机。但是每当我在实习中看到了尚未解决的问题频现,我想探索解决方法的冲动就又来了。于是我在痛苦中突破自己的舒适区,为了获得可信的资料学习与不同的人交谈。

过年那七天,由于在学习期间订阅了“质化研究”和“学术志”的公众号,里面推送的很多前辈的研究经验以及一些对研究有指导意义的文章都深深地鼓舞了我。偶然间我发现了订阅号推送的“学术中国论文训练营”招生通知,里面的课程设置无论是时间上还是内容上都与我当下的需求非常吻合。我有时会想,这是不是老天不想放弃我而抛给我的机会!虽然课程价格稍难负担,但我还是咬牙报名了。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我既高兴又紧张——上课时间与医院实习兼进行研究的时间重合了,因此必须找到适合的时间听课、总结、完成作业,又不耽误临床工作和资料收集。

(三)写于投:

焦虑与失望交杂的过程

慢慢地上了好几节课以后,我开始了解了更多与选题、写综述、搜集资料、整理资料的方法和要点,并结合课上老师的讲述反思自己的选题和研究方法,还有改进了文献搜集整理的方式,开始有了头绪。三月底我回了一次学校,并去北京参加了叙事医学座谈会,得到了些许的启发,再次回到医院时已经可以开始写一些文字了。后续继续以往的节奏,还同时上了很多网络课程。

五月七号,我急忙返校参加学姐学长的预答辩,那时我的文章还有一大半没写好,导师在预答辩会后还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催促我赶紧回去写论文。后来那几天晚上,我像着了魔似地熬夜写,终于在十号完成了我的初稿

以下是我的写作和修改时间线:

5.1  写作开始
5.10 第一稿完成,随即有第二稿
5.14 修改后第三稿,投给学术中国的老师修改
5.24 学术中国老师修回,再次修改
5.27 第四稿完成(开始试投《湖北大学学报》,同时进一步修改。投这个期刊纯粹是一个美丽的意外,因为我是用它来学习网上投稿的,不小心就按了确认投稿,老师也觉得这个期刊几乎很少刊载医学类文章,所以被拒稿的可能性很大,我也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6.1  第五稿 改题目,完善内容
6.14 学术中国老师第二次修回
6.17 第六稿完成
6.22 第七稿完成
6.25《湖北大学学报》退稿,退稿原因:由于《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容量有限,经编辑部初审,您的论文不能在《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上发表。感谢您的支持,祝好!(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这么快就有回复了,于是赶紧投目标期刊《医学与哲学》 )
6.26 投《医学与哲学》,稿件状态如下:

每次修改后的稿子我都会发给导师看,但是导师都没时间帮我改。我是投稿、交了审稿费以后才告知导师投了《医学与哲学》杂志。这时导师却认为我写的不像学术论文,像是研究报告,想让我撤稿。我登录杂志的查稿页面后,没有发现“撤稿”这个操作,就跟导师说撤不了稿了。导师没有回复,我也就默默接受了会再次被退稿的事实。可是不知为何,此次审稿过程出乎意料地顺畅。

直到7月31号,我收到了编辑部的电话以及附有录用通知的邮件,编辑要求我把字符数限制在12000以内,并且表示稿子要得比较急,需要我在8月1号下午5点前交稿。我简直喜出望外,马上把消息告诉了学术中国的老师以及导师

学术中国的老师再次给了我宝贵的建议,在老师的建议下,我再次对论文进行适当的删减。

7.31 第八稿完成
8.1  第九稿完成,发给编辑,并且交版面费
8.8  收到了《校对通知》 ,对文章进行校对
8.9  第十稿完成
8.14 根据编辑意见再次修改
8.15 最终版完成
8.23 编辑加工至今。(杂志是导师紧急申请项目时向编辑要的,所以九月四号就收到了,她说这就算见刊了)

其实,在处理一篇文章的同时,我还有其他的各种任务:

2018.2--5 在医院为主,白天实习,晚上整理资料、上课、看专业书指导科研

2018.5上旬 参加校运会

2018.5中旬 协助导师筹办学术会议。

2018.6中旬 投了另一篇稿子到《医学与哲学》,这是完全没有经过修改的稿子,所以被主编要求重写,否则不予刊载。因思路暂时搁置,所以我改到现在还没有再投。这段时间导师又发了其他会议的通知,要求我们写论文参会,于是我开始了其他论文的构思和摘要的初次写作。

2018.7上旬 中期汇报:初定论文框架,报告学术论文完成情况。

2018.7--8   参加两个暑期学校,听不同专业的教授们讲课后有了灵感,又想出了另一个主题,并因此修改了论文题目和框架,搜集综述相关文献,着手整理研究资料。

2018.8 中旬 开始投会议摘要,写会议论文;

2018.8 至9.5 陆续处理学术论文的资料,已收到两个会务组的摘要收录通知,要求准备英文PPT和在会上作15分钟的oral presentation,目前着手赴台事宜以及论文写作、作汇报准备;收到见刊杂志。

(四)见刊后的反思

我一直认为我不适合做学术,因为写论文实在是太难了,我完全不知从何下手。学校的老师们却把写文章说得像呼吸一样顺其自然,好像天生人人都会一般简单,仿佛那些文献检索、选题、论文写作都是本科生毕业就设置好了的功能,不用学了直接就可以下手成文。事实上,我周围的同学很多都和我一样茫然不知所措。

在参加学术中国论文训练营之前,我虽然有很多想表达的观点,也有丰富的素材,但是我不知道如何组装这些材料,使之成为可以与同行交流的学术论文。上完课以后,在写作过程和老师的指导下,我意识到原来要表达一个观点时不应只是自说自话,而需要论据支撑,此时就应有引用。不同的段落有不同的作用,除了观点鲜明,还应层层递进,紧扣标题。

通过这次投稿经历,我不得不相信发表一篇文章真的是讲究“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由于今年3月底杂志举办了一次“叙事医学座谈会”,本来就倾向于在78月份发表座谈会的一些文章,我这篇是当时没有完成的,所以没有投会议,而是在完成后走线上投稿,主题契合也一定程度上促使这篇文章顺利发表,此为“天时”。

此外,我要再次对学术中国的学长和紫苏老师致以诚挚的感谢。学长非常了解我这个学术菜鸟的薄弱之处,并给我提出了针对性的建议,很中肯也很受用。他推荐紫苏老师来指导我的论文写作,紫苏老师很和善,指导我的时候很耐心也很用心,总是给我鼓励,导师没时间给我修改意见一直让我很焦灼,是紫苏老师让我这个菜鸟有信心继续把论文写和改下去。这次文章能发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指导老师们的耐心指导,如果没有他们,我觉得我的文章不会那么顺利就发表了。我将之称为人和”。

从选题、文献检索到写作构思、内容增删、投稿与等待回音……一篇见刊的论文原来就是这样一步步“炼”成的。

查看更多学术中国信息

赞(5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