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综合期刊的综合性与发文倾向研究

综合期刊的类型可分为两大类、四小类,综合期刊的综合性略低于人文社会科学期刊整体情况。自1999年至今,综合期刊的刊期在不断缩短,年均发文数量却呈现先升后降趋势,特别是2012年以后,综合期刊的年均发文数量呈快速下降趋势。综合期刊登载各学科论文的比例被分为高中低三个区,其中经济类论文是综合期刊发文最多的类别,但经济类论文比例却呈现下降趋势,特别是社科院主办的综合期刊中经济类论文比例下降趋势明显,因此“综合期刊更愿意发经济学等高被引学科论文”的判断不成立。

一、引言

2014年12月10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①公示第一批学术期刊名单,我国大陆地区主办的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共计2,043种。②2017年4月10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佈第二批学术期刊名单,共计693种,但未对期刊进行分类。③在我国,学术期刊除进行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的划分外,还对期刊按照学科进行区分。但是,有的期刊却不能被划分到具体学科,而被称之为“综合期刊”。在我国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北京大学图书馆、武汉大学中国科学评价研究中心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研究院四家发佈的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评价或具有期刊评价性质的评价结果中,除将期刊按照学科分类进行评价外,也都设置了“综合”类,该类裡面的期刊被称为“综合期刊”。本文就是对综合期刊进行研究分析的。

Daniel在西班牙12所大学教师和研究员中做的一份调查显示,无论是教学工作还是学术研究,期刊都是应用最广的信息资源。④Rodriguez以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男科学和法医学期刊為样本,从这三个学科期刊论文参考文献的学科来源情况,以及这些期刊被其他学科期刊引用的情况两个方面进行分析,发现这三个学科期刊均具有跨学科性质。⑤Wolfram等从学科被引角度对6个学科期刊的相似性进行了比较,研究发现有的期刊虽然只被分到了一个学科类中,但却与其他学科类的期刊有很大的相似性;有的期刊虽然被分到了多个学科类中,但却只与所属的部分学科类紧密相关。⑥在我国,由於四家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评价机构採用的分类标准不同,同一种期刊在不同期刊评价机构的分类也会有所不同,在有的期刊评价机构中可能被作为专业期刊分到相应学科中,但在另外的期刊评价机构中则被分到了综合类中。如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科学与社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发佈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评价报告(2014年)》及北京大学发佈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2014版)》中均被分入管理学学科类中,但在南京大学公佈的《CSSCI来源期刊目录(2014—2016年)》中则被分入到综合类中。因此,什么是综合期刊,综合期刊的“综合性”如何,是本文要进行界定和验证的首要问题。

Porter等在对交叉学科进行定义的基础上,探讨了交叉学科研究的测量指标。⑦Leydesdorff等从期刊论文被引角度出发,通过计算论文被引的分散度、中心度⑧以及中心性⑨来界定期刊的跨学科性。Wagner等认為跨学科研究有利於科学研究的创新,但是现有的跨学科研究界定方法,特别是定量界定方法,如关键词共现、作者耦合、同被引等方法则存在一定的局限性。⑩Anderson等将经济学期刊论文的被引用情况与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期刊论文的整体被引用情况进行了对比,发现经济学期刊的被引用速度更快。(11)有些学者、特别是期刊编辑认为,由於过分追求被引用次数,很多综合期刊不得不通过刊发经济学等高被引学科的论文来增加期刊的评价排行。因此,本文要对综合期刊发文情况进行分析,然后验证“综合期刊更愿意发经济学等高被引学科论文”这种情况是否属实。

二、数据与方法

(一)综合期刊

对于综合期刊的定义、特点、类型,目前并无过多谈论。虽然较多学者使用了“综合(性)期刊”的概念,却未对该概念进行界定,如严建新在对“高影响力综合期刊”进行分析时仅表示其研究对象“目前也是公认的刊载自然科学各学科领域重要研究成果的学术期刊”。(12)对于综合期刊特点,“2007年社会科学综合期刊高层论坛”上曾有学者提出,“综合性学术期刊其特点是覆盖面广,它可以容纳人文社会科学的各学科领域,任何学者的研究、任何学术成果都可以刊用”。(13)

《中国社会科学》前主编高翔则表示,综合期刊刊载的论文是运用不同学科的知识进行研究的成果,而不是每个学科的论文都刊登一点。《江苏社会科学》前主编金晓瑜认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现在已经到了吸收与创新阶段的关节点,综合性学术期刊办刊人必须有自觉意识,自觉引导、配合这一转型。过分地在学科之间划界限,会损害人文社会科学解释世界的能力。坚持综合理念,倡导综合性学术研究,恰恰是我们这些期刊的强项。”(14)《中国社会科学》、《江苏社会科学》均属社科院系统主办的期刊,社科院系统期刊的编辑已经对综合期刊的内涵有了新的认识。

除此之外,有学者使用学科内综合期刊概念。韩健等对四种国际药学综合期刊进行分析后认为刊载文章容量大,信息量广泛是国际药学综合期刊的特点,(15)魏屹东等使用了科学史综合期刊概念,(16)王琪等使用了体育学综合期刊概念。(17)笔者认為,我国综合期刊可以划分為两大类、四小类,如表1所示。

第一大类是学科独立型综合期刊(I型),可以刊发多个学科的学术论文,但每篇论文运用的知识、方法等基本不存在跨学科现象。学科独立型综合期刊又可被分为两个亚型:一是学科独立聚集型综合期刊(Ia亚型),其刊载的论文基本独立隶属于不同学科的论文,但是会以少数学科为主,有学科聚集现象,在论文的外部形式上通常表现為一篇论文标注一个中图分类号,中图分类号基本集中在同一个学科领域;二是学科独立分散型综合期刊(Ib亚型),其刊载论文基本是独立隶属于不同学科的论文,各学科论文数量无明显差异,比较分散,在论文的外部形式上如学科独立聚集型相似,但中图分类号显示分散到不同的学科。

第二大类是内容融合型综合期刊(II型),刊发的论文中除包含多个学科的论文外,还包含一定数量的以运用多个学科的知识、方法等撰写的综合性论文。内容融合型综合期刊(II型)也可被分两个亚型(见图1):一是内容融合学科综合期刊(IIa亚型),其刊载论文的主要内容、采用的主要方法等隶属与不同的学科,在论文的外部形式上通常表现为标注多个(两个及以上)中图分类号,且标注的分类号属不同的学科;二是内容融合领域综合期刊(IIb亚型),其刊载论文的主要内容、采用的主要方法等隶属于同一学科,但属不同研究领域,在论文的外部形式上通常标注多个(两个及以上)中图分类号,这多个分类号属同一学科的不同研究领域。

图一 人文社会科学综合期刊类型

(二)数据来源与统计样本

《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评价报告(2014年)》(18)中将我国733种人文社会科学期刊划分为23个类,包括综合类,本文就是以该报告中划定的187种综合类期刊为统计对象的。这187种综合期刊中高校主办的期刊有130种,社科院及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简称社科院)主办的期刊有45种,另外12种期刊由其他各类型单位主办。这187种综合期刊在1999~2016年间共发表了606,965篇论文,这些论文中的576,036篇(94.9%)论文按照《中国图书馆分类法》用中图分类号标注了论文所属的学科分类。本文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建设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引文数据库(CHSSCD)》为数据支撑,以这576,036篇标注了分类号的论文为统计样本进行研究分析。

(三)分类与统计方法

根据1987年公佈的国家标準《科学技术报告、学位论文和学术论文的编写格式(GB/T7713-1987)》(19)中规定,在科学技术报告、学位论文和学术论文中“一般应标明《中国图书资料分类法》的类号,同时应尽可能註明《国际十进分类法》的类号”。在1990年公佈的《中国高等学校自然科学学报编排规范(修订版)》中又明确规定,“為便於检索和编制索引,建议按《中国图书资料分类法》对每篇论文编印分类号”、“一篇涉及多学科的论文,可以给出几个分类号,主分类号应排在第1位”。(20)这些标準和规则的制定為论文分类号的标註起到了规范作用,因此本文以论文中标註的分类号為论文学科分类依据。

本文以论文标註的分类号為依据划分论文所属学科和领域,例如三篇论文标註的分类号分别是“F292.1”、“F13”和“D91”,则认為第一篇和第二篇论文均是经济类论文或经济学科论文,但属经济学的不同研究领域,第三篇论文则被认為属政法类论文,与前两篇论文隶属於不同学科。依据论文分类号进行学科分类,是用局限性的,例如标註了“D91”的论文在本文进行统计分析时被认定為是政法类论文,但是这跟学科的划分并不对应,这是本文分析的局限性。為论述方便,有时“类”也被称為“学科”或“学科类”等。统计时,除进行论文自身的学科交叉性分析外,均以第一个分类号為学科划分依据。

三、综合期刊的综合分析

综合期刊的综合性,就是综合期刊刊载论文的学科或领域的交叉性。本文用论文标注的中图分类号来分析综合期刊的综合性。

(一)综合期刊与期刊整体的综合性对比

综合期刊的综合性并不高于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整体情况。我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论文学科、领域交叉情况如图2所示。从整体上看,我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刊载的学科、领域交叉论文比例在2007~2011年比较高,特别是2011年,学科、领域交叉论文的比例达到了13.69%,也就是说在2011年733种人文社会科学期刊发表的132,870篇论文中,有18,183篇论文标注了多个(两个及以上)分类号。综合期刊在2007~2011年的学科、领域交叉研究论文比例也处于比较高的位置,但均低于整体期刊的比例。

图2 期刊论文学科、领域交叉总体情况(2002~2016年)

注:受CHSSCD数据库中数据质量影响,图2中未对2013年数据进行分析。

将综合期刊刊载学科、领域交叉论文比例与整个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相比,在统计时间段内,综合期刊刊载学科、领域交叉论文的平均比例為4.79%,整个人文社会科学期刊刊载学科、领域交叉论文的平均比例却高于综合期刊,达到5.1%。

从分年度情况看,综合期刊刊载学科、领域交叉论文比例在2006年以前均高于整个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比例,但是自2007年以后除2015年以外的其他年份,综合期刊刊载学科、领域交叉论文比例却低於整个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比例(图2)。

(二)综合期刊中各大类的综合性比较

为分析综合期刊论文的综合性,按照论文分类号(表2)构建论文交叉研究表如表3所示。综合期刊刊载的论文中,交叉研究论文佔论文总数的5.01%,如表3所示。交叉研究论文比例最高的是经济类(F类)论文,经济类交叉研究论文占该类别论文的8.62%。马列毛邓类(A类)交叉研究论文的比例也较高,交叉研究论文比为7.31%。接下来是史地类(K类)和政法类(D类),交叉研究论文比分别位5.58%和5.21%。另外,虽然军事类(E类)在统计样本中论文较少,但交叉研究论文的比例(8.33%)还是较高的。

对综合期刊论文进行交叉研究分析后发现,经济类(F类)是22个大类中交叉研究论文数量(9,127篇)最多的学科,占所有综合期刊交叉论文数的31.6%。经济类交叉论文中,学科内交叉论文数量有7,287篇,占经济类交叉论文数量的79.8%;与政法类(D类)的交叉论文占其交叉论文数量的5.9%,位列第二;与史地(K类)的交叉论文占其交叉论文数量的4.8%,位列第三。政法类(D类)交叉研究论文数量(5,472篇)列第二位,占所有综合期刊交叉论文数的19%。政法类交叉论文中,学科内交叉论文数量有3,428篇,占该交叉论文数量的62.6%;与经济类论文的交叉论文数量列第二位(12.5%),与史地类的交叉论文数量列第三位(6.8%)。史地类(K类)交叉研究论文数量(2,958篇)列第三位,占所有综合期刊交叉论文数的10.3%。史地类交叉论文中,学科内交叉论文数量有1,366篇,占该交叉论文数量的46.2%;与政法类论文的交叉论文数量列第二位(15.6%),与教科文类(G类)的交叉论文数量列第三位(10%)。

从表3可知,人文社会科学综合期刊论文中,属人文社会科学(A-K类)与自然科学(N-Z类)交叉研究的论文共有990篇,佔交叉论文总数的3.43%。与自然科学交叉论文数最多的学科是经济类(F类),数量为222篇;其次是政法类(D类),交叉论文数為116篇;哲学(B类)位列第三,交叉论文数是107篇。

根据表3数据,使用SPSS软件做交叉表分析来检验综合期刊论文交叉情况,通过P=0.01水平的显著性检验,因此我们认为综合期刊各大类论文的交叉性是有显著差别的。

(三)综合期刊的综合类型分析

采用1999~2016年数据对综合期刊类型进行分析,各类型综合期刊的代表期刊如表4所示。《北京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等期刊是典型的学科独立聚集型综合期刊,例如该期刊发表经济类(F类)论文最多,达到该期刊发文总数的61%。如果把发文最多学科的比例高于40%认為是学科独立聚集型综合期刊的话,这样的综合期刊有10个,占综合期刊总数的5.3%。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等是典型的学科独立分散型综合期刊,例如即使是该期刊发文最多的经济类(F类)论文也只占论文总数的17%。如果把发文最多学科的比例低于20%认為是学科独立分散型综合期刊的话,这样的综合期刊有20个,占综合期刊总数的10.7%。

《阅江学刊》(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主办)等是典型的内容融合学科型综合期刊,例如该期刊属不同学科类别的论文占论文总数的10%。如果把内容融合学科的比例高于5%认为是内容融合学科型综合期刊的话,这样的综合期刊有10个,占综合期刊总数的5.3%。

《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等是典型的内容融合领域型综合期刊,例如该期刊属同一学科但不同领域的论文占论文总数的10%。如果把内容融合领域的比例高于5%认为是内容融合领域型综合期刊的话,这样的综合期刊同样有10个,占综合期刊总数的5.3%。

四、综合期刊的发文情况分析

(一)发文数量变化趋势

从刊均发文数变化趋势看,综合期刊在1999~2016年的年度刊均发文数呈“山峰形”,坡度略陡峭,2007年将综合期刊发文变化情况分为两个阶段(如图3A)。第一阶段是1999~2007年,刊均发文量逐年上升,刊均发文量从1999年的152篇达到2007年的226篇,增长了1.5倍;第二阶段是2008~2016年,刊均发文量逐年下降,到2016年时刊均发文量降为163篇,仅为2007年刊均发文量的72%。

从刊均发文数变化趋势看,人文社会科学期刊整体的刊均发文情况与综合期刊的刊均发文情况基本相同,但人文社会科学期刊整体在1999~2016年的年度刊均发文数呈“山丘形”,坡度略缓和。从刊均发文数绝对值看,综合期刊的刊均发文量除个别年度(1999年、2015年)外均高于人文社会科学期刊整体的刊均发文量,在统计年度内(1999~2016年),综合期刊的年度刊均发文数为194篇,人文社会科学期刊整体的年度刊均发文数为176篇。

图3 综合期刊的发文数量变化情况(1999~2016年)

高校、社科院及其他单位主办的综合期刊的刊均论文数如图3B所示。从图3B可以清晰地看出,1999~2016年间,由高校主办的综合期刊(130种)的平均年发文数為154篇,1999~2007年,高校主办综合期刊的刊均发文数呈小幅上升趋势,从132篇上升到176篇,在2007、2008年达到刊均发文数的峰值;自2009年后又呈现小幅下降趋势,2016年时刊均发文数降低到126篇。总体来说,高校主办的综合期刊的年均发文数基本保持不变。

由社科院主办的综合期刊(45种)的平均年发文数为289篇,远大于高校主办的综合期刊的平均年发文数,是后者的1.86倍。并且可以看出,社科院主办综合期刊的年均发文数在1999~2007年间有一个明显的上升,从1999年的刊均191篇上升到2007年的刊均346篇;在2008~2012年间,刊均发文数基本保持不变;自2013年开始刊均发文数出现明显下降趋势。其他单位主办的综合期刊与社科院主办的综合期刊的刊均发文数基本相似。

刊均论文数这种变化情况的出现与期刊出版周期的变化有关。从图4A可知,高校主办综合期刊的平均期数自1999~2007年呈现小幅上升趋势,从1999年每种期刊平均发5.11期,到2007年时变為6.06期;自2008~2016年刊期基本保持稳定。社科院主办综合期刊的刊期数自1999~2014年一直呈现上升趋势,从1999年的6.86期上升到2014年的9.33期;2015年才开始出现下降。其他单位主办的综合期刊自1999~2009年呈上升趋势,从1999年的7.11期上升到2009年的9.60期;自2010年开始就呈现下降趋势。

图4 综合期刊的刊期及期均论文数变化情况(1999~2016年)

从图4B可知,高校主办的综合期刊平均每期刊发的论文数是最少的,平均每期刊发27篇,并且自2008年以后平均每期刊发的论文数呈明显下降趋势,2008年每期平均发文29篇,到2016年时下降为每期仅发21篇论文。社科院主办的综合期刊每期刊发的论文平均為36篇,明显大于高校主办综合期刊的期均论文数。1999~2007年,社科院主办综合期刊的期均论文数从28篇快速上升到42篇,正好是原来的1.5倍;自2008年开始才逐渐出现下降,尤其是到2013年开始呈现出快速下降趋势。

(二)学科发文变化趋势

1999~2016年,综合期刊的发文学科变化情况如图5所示。由於各年度发文数量有差异,所以做归一化处理,采用百分比的形式确保各年度数据的可比性。

(1)按照各学科发文比例,可划分为高、中、低三个区间

从图5可以看出,按照发文比例的高低,可将综合期刊刊载论文的学科分为高发文、中发文和低发文三个区间。高发文学科,即发文量佔15%以上的学科类,包括政法类(D类)和经济类(F类)两个类别;中发文学科,即发文量在8%~15%的学科类,包括文学类(I类)、教科文类(G类)、哲学类(B类)和史地类(K类)共计4个类别;低发文学科,即发文量在8%以下的学科类,包括总论类(C类)、语言类(H类)、马列毛邓类(A类)、艺术类(J类)和其他(E类与N-Z类)共计5个类别。

图5 综合期刊的发文学科变化情况(1999~2016年)

(2)按照发文比例,各学科呈现不同变化趋势

经济类等学科呈现下降趋势。从图5可以看出,自1999~2016年18年中,综合期刊中刊发的经济学类论文比例呈明显下降趋势,年平均环比下降1.6%。1999年,经济学类论文在综合期刊中佔22.24%,也就是说综合期刊每刊发100篇论文中,有约四分之一的是经济类论文;到2015年时经济类论文的比例下降到最低点,仅佔综合期刊论文的16.22%。经济类论文的比例在2009年时曾出现小幅上升,为18.86%,比2008年环比增长8.8%;2010、2011年综合期刊中经济类论文的比例分别為18.9%和18.56%,与2009年基本保持不变;2012年以后又恢復持续下降态势,环比下降9.1%,但后续几年的下降速度放缓,甚至在2016年较2015年还有小幅度上升,环比增长2.2%。另外,语言类(H类)也呈下降趋势,只是趋势较缓。

政法类等学科呈现上升趋势。综合期刊中政法类(D类)论文在统计时间段内总体呈“凸”形上升趋势,其中在1999~2008年12年间,呈快速上升趋势,但是在2009~2012年不再上升并出现一定幅度的下降,2013年降到相对低点后又开始上升。哲学类(B类)和总论类(C类)则在统计时间段内总体呈“凹”形上升趋势,这两类均是在2007~2011年间保持一个较低的发文比例,到2012年后又呈现上升趋势。

文学类等学科基本保持不变。综合期刊中马列毛邓类(A类)在统计时间段内发文比例基本保持1%~3%之间,文学类(I类)基本保持在13%~15%之间,史地类(K类)基本保持在8%~10%之间。

(三)期刊主办单位与学科发文变化

综合期刊的主办单位是否会影响其发文情况?从图6可清晰看出,在经济类、政法类、语言类和文学类四个类别中,学科发文情况明显受到期刊主办单位类型的影响。从图6A可知,社科院主办的综合期刊中经济类论文的比例一直远高于高校主办综合期刊中经济类论文的比例,社科院主办的综合期刊中经济类论文在持续、快速下降,从1999年的31%下降到2016年的20%,下降了11个百分点,而高校主办的综合期刊中经济类论文比例基本保持不变,稳定在14%~16%区间内。从图6B可知,社科院与高校主办的综合期刊中政法类论文的变化趋势基本保持一致,总体而言呈上升趋势。从图6C可知,高校主办的综合期刊中语言类论文的比例一直远高于社科院主办综合期刊中语言类论文的比例,但两者的变化趋势基本一致。从图6D可知,高校主办的综合期刊中文学类论文的比例也一直远高于社科院主办综合期刊中文学类论文的比例。因此,我们可以说,期刊主办单位对经济类、政法类、语言类、文学类四个类别的发文有明显的影响,并且社科院主办综合期刊在经济类、政法类这两个社会科学学科类的发文比例明显高于高校主办的综合期刊,但是在语言类和文学类两个人文学科中的发文比例却截然相反。

图6 期刊主办单位的发文变化情况(1999~2016年)

使用SPSS软件做交叉表分析来检验综合期刊主办单位类型与学科发文之间的关係,除马列毛邓类未通过显著性检验(P=0.15)外,经济类、政法类、语言类和文学类在P=0.01的水平通过显著性检验,哲学类、总论类、教科文类、艺术类和史地类也都在P=0.05水平通过显著性检验,由此进一步验证了期刊主办单位对学科发文是有显著影响的。

(四)各学科高发文期刊

下面对1999~2016年间各学科高发文期刊情况进行分析。表5列出了刊载每个社会科学大类论文比例最高的期刊,例如在187种综合期刊中,刊载马列毛邓类(A类)论文比例最多的综合期刊是《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该期刊发表的马列毛邓类论文佔其发文总数的6.67%;其次是《学术论坛》(广西社会科学院主办)和《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该类论文的比例分别为5.98%和5.90%。在此可以看出,A类论文在综合期刊中的发文比例是较低的。

按照刊载论文比例,《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刊载的论文类别主要集中在文学类(I类),该类别论文比例高达57.46%;其次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刊载哲学类(B类)论文比较集中,哲学类论文的比例在该刊中的比例为52.78%;第三是《北京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刊载论文也比较集中,主要集中在经济类(F类),比例为49.67%。接下来是《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政法类(D类)论文(41.94%),《殷都学刊》(安阳师范学院主办)史地类(K类)论文(35.24%),《江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教科文类(G类)论文30.28%,《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语言类(H类)论文(22.29%),《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艺术类(J类)论文(16.04%)。

结论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知道,综合期刊的类型可分为两大类、四小类,其中两大类是学科独立型和内容融合型两大类,四小类是学科独立聚集型、学科独立分散型、内容融合学科型和内容融合领域型。从综合期刊的综合性来看,综合期刊的综合性并不高于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整体情况,经济类、政法类、史地类是跨学科或跨领域研究最多的类。

从总体来看,综合期刊的年均发文数量在1999~2007年处於上升趋势,但2008年后年均发文数开始下降,特别是2012年以每个期刊的年均发文数量呈快速下降趋势。综合期刊的刊期总体上呈缩短趋势,原来的季刊很多变更為双月刊,而原来的双月刊则变更为月刊。刊期虽然一直在缩短,但是每一期的论文篇数自2007年以后呈现下降趋势,这也导致每年的刊均论文数也呈下降趋势。

综合期刊可以发各学科的论文,但各学科论文的比例被明显地分为高中低三个分区。经济类论文是综合期刊发文最多的类别,但经济类论文的比例却呈现下降趋势,部分学者判断的“由于过分追求被引用次数,很多综合期刊不得不通过刊发经济学等高被引学科的论文来增加期刊的评价排行”并不成立。与经济类论文下降不同的是,政法类是发文比例上升最快的类别。令人意外的是,哲学类的发文比例也呈现出上升趋势。

综合期刊的学科发文情况是与期刊主办单位类型紧密相关的,社科院主办的期刊比高校主办的期刊更倾向于刊发经济类和政法类论文,但是高校主办的期刊比社科院主办的期刊更倾向于刊发语言类和文学类的论文,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高校、社科院两种不同机构的定位的不同。

本研究对论文进行学科划分时,是以论文标注的中图分类号进行划分,由於有一些期刊未标注每篇论文的中图分类号,所以未标注分类号的论文不在统计范围内。另外,由於以中图分类号划分的学科类与我国高校招生专业目录学科划分有较大差异,如果不刻意指出时,当提到“学科”概念时又以高校招生专业目录学科为主,所以本文只是近似地回答了“综合期刊更愿意发经济学等高被引学科论文”等问题。本文仅对现象进行了分析,但未对形成的原因进行研究,这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内容。

赞(5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