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核心期刊现象”究竟损害了谁的利益?

国内和国外 “核心期刊”研究的初衷只有两个:一是为图书情报机构馆藏期刊提供“参考”;二是为读者选择、阅读期刊文献提供“门径”。

但近年来,国内“核心期刊”的原始功能逐步退化,评价功能渐趋突出,使用价值随之泛化。“核心期刊”被广泛运用于津贴评定、职称评审、论文评奖、期刊评价等领域,已全然演变成了一种评价尺度,并与知识分子的切身利益紧密相连。差不多每次大规模的“核心期刊”遴选都会在学术界、期刊界引起轩然大波,差不多每年一度的职称评审、津贴评定等都会让知识分子聚焦在“核心期刊”。 “核心期刊”已成了知识分子不得不关注的“核心”问题,而不再是一个孤立的学术现象,当今学术界的一些主要问题也都或多或少地从中折射出来。

用作期刊评价、论文评价的工具,不是“核心期刊”研究和遴选的初衷。“核心期刊”的遴选更多地是把期刊作为一种文献载体来看待,只是以文献的期刊分布特征为基础,来对期刊进行选取,而不是把期刊作为一种传播媒体来对它进行评价。因此,并不能以期刊是否“核心”来衡量、评判期刊的整体办刊质量。

当前恰有不少学术期刊,以刊物是否“核心”来衡量期刊的办刊质量,将进入“核心期刊”作为办刊目标,把进入“核心期刊”视为办刊实绩,一味地去追逐、迎合“核心期刊”的一些遴选指标,“千方百计”地提高“文摘率”。还有一些学术期刊把“核心期刊”当作赚钱的招牌,热衷于增页扩版,年发文量数千篇,甚至超过万篇,向作者大肆收取高额的版面费用。更有甚者,以如何进入“核心期刊”为科研选题,试图以“核心期刊”为“指挥棒”,提出调整栏目、改变办刊宗旨的应对策略,如此等等。我国的学术期刊尤其是高校学报,本来就有太多的“难言之隐”,如此削足适履,势必又要使学术期刊的价值取向再度发生偏离,一些学术期刊势必也要丢掉一些长期培育起来的精品栏目,甚至会走上一条不归之路。

“核心期刊”同样不能作为论文学术水平的评判工具。以刊物是否“核心”来评判刊发论文学术质量的高低,这种“以刊论文”的评价方式,可谓“硬伤”累累。
首先,这种“以刊论文”的评价方式,存在着明显的“致命”缺陷。期刊质量与论文质量之间有联系,但不是必然联系,一种期刊的整体质量高并不能说明每篇文章的质量都高、都一样高。于专业刊物而言,这种差别或许要小一些,但占据我国学术期刊主流的恰恰是综合性的期刊。像“三分天下有其二”的高校文科学报,大多就是文、史、哲、经、教的综合,不少还是文理“大综合”。这些综合性学术期刊上的文章质量之间的“落差”就尤为明显。说到底,不论文章在什么媒体上发表,也不论在什么“级别”的期刊上发表,甚至也不管有没有发表,论文的学术质量只由论文本身决定。 
其次,如果“核心期刊”是纯粹对期刊质量的评价,以刊物是否“核心”来评判论文质量高低,其“合理性”或许还大一些。现在的问题是,“核心期刊”恰恰不是纯粹对期刊质量的评价。如此说来,“以刊论文”所谓的“合理性”是不是还要小一些呢? 
再次,从“核心期刊”表的一些内部特征也可以看出,“核心期刊”也不足以成为论文评价的工具。其一,“核心期刊”是就某学科或专题而言的,一本杂志是“核心期刊”,只能说明该刊是某个领域的“核心期刊”,而该刊发表的其他学科领域的文章该如何来评价呢?其二,“核心期刊”是针对学术期刊而言的,非学术期刊是不在“核心期刊”遴选之列的,现行的“核心期刊”表,如影响较著的北图《总览》,就收有许多非学术期刊,由此也可看出“核心期刊”不足以成为论文学术质量的评价依据。其三,现行的“核心期刊表”没有对入选期刊进行分级处理,是不是发表在同一“核心期刊”或不同“核心期刊”上的文章,其学术质量都一样呢?显然也不是如此。其四,“核心期刊”具有明显的滞后性,北图《总览》(2004年版)对被摘率、影响因子等指标统计的是几年前的相关数据,下次遴选要到2008年。在该版《总览》的使用期内,最大时差达8-10年。此间,有些期刊早已不复存在,有些期刊也已改弦易辙,有些期刊却横空出世,用这样一个严重滞后的“核心期刊”表,又怎么能对期刊未来刊载论文的学术质量进行评价呢?凡是发表在“核心期刊”上的文章就是好文章,不是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的文章就是差文章。如此这般简单的评价标准,那么多的学科组、专家组、评委会的专家们早该退休回家抱孙子了。 

“以刊论文”的评价方式,已经对学术界产生了严重危害。现在不少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在评价科研成果时“六亲不认”,只认“核心期刊”,而且辅之以重金,一篇“核心期刊”上的文章价值数百至数千元不等,一不小心,相差一篇“核心”,津贴也许就会下浮一档,损失就更为惨重了。在这种评价机制下,对“核心期刊”,你有意见也好,不承认也罢,但你要无视“核心期刊”的存在,完全置“核心期刊”于不顾,那就难了。更何况,科研成果的评价对知识分子而言,还不仅仅是一个物质利益的问题,还有一个自我价值的实现和社会的认同问题。“以刊论文”这种评价方式,不仅直接导致了科研评价体系的异化,而且与科学研究本身所崇尚的严谨、求是的科学精神相悖。正如有的学者指出的,这种评价方式是“另类的‘血统论’、‘出生论’”。在许多人看来,现在做学问、写文章的终极目标似乎就是在所谓的“核心期刊”上发表,因为这样就可以为评奖、上职称、拿津贴、跑课题等等打开了方便之门,至于文章能不能于世有用、于世有补,科学研究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已全然无暇顾及了。时下,不断被媒体公开暴光的一些学术腐败问题,“以刊论文”的评价方式恐怕也难逃其责,其危害是相当深远的。

“核心期刊现象”到底损害了谁的利益?这是有目共睹和不容置疑的。遗憾的是,目前许多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在职称评审、津贴评定时,仍然“坚守”这种“以刊论文”的评价方式。至今还有学人著文认为,以刊物是否“核心”来评价论文学术质量是目前较好的一种评价方式,实在荒唐、可笑。

在此,我们提出几个问题,请各位感兴趣的朋友讨论、评判。
第一,从根本上解决学术评价公正性,难道仅仅是学术界、期刊届的事情吗?政府需要做什么?
第二、在我国科技、教育的宏观体制层面没有根本性改善之前,学术期刊究竟应该走什么样的生存之路?
第三,让中国众多的基层的研究人员、大学教授、小知识分子,一个个都累死在无为的文章和课题堆里吗?

赞(98)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