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第八版《中文核心期刊目录》档案事业类流出

最近,许多信息源都爆料第八版《中文核心期刊目录要览》,即北大核心已经部分流出。小编我搜罗了各种网络资源,并从相关可靠人士口中证实,第八版(2017版)《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中的档案事业类期刊由上一版中的8本缩减为6本,按排名降序排列分别为:《档案学通讯》、《档案学研究》、《中国档案》、《档案管理》、《浙江档案》和《北京档案》。《档案与建设》和《山西档案》出局。下图为各档案学期刊具体指标排名情况:

需要说明的是,小报属于“小道消息”,目前第八版北核官方版还未正式发布,最终结果应以官方发布版为准。但综合多方消息源来看,《山西档案》将百分之百被剔除北大核心目录。除了上述期刊评议排名标外,如“论文联盟”、“中州期刊联盟”等第三方期刊网站中发布的第八版《中文核心期刊目录》(部分版)都对此予以了证实。

论文联盟网站信息截图【1】:

中州期刊联盟网站小心截图【2】:

(《兰台世界》早于2014版北核就已被提出,上图该信息应该有部分谬误)

至于《档案与建设》期刊,如不出意外,应该和《山西档案》沦为难兄难弟了。评价即一定会分出高下,既然要精简,那么一定会拿那些末位的期刊开刀。为何《山西档案》和《档案与建设》会出局?我想上述截图的信息也透露了一二。“论文联盟”是一个帮助人们花钱发表论文的商业网站,据其透露,《山西档案》是他们经常“合作”的期刊,可见杂志和网站彼此之间已经建立了长期且稳定的供求链。既然想借助杂志谋取不当利益,那么就得承担管理不善的风险。所以,如果出局也由不得别人。

除了档案事业类期刊(G27)外,有心的读者应该也发现档案学的“近缘”学科图情的核心期刊范围也在萎缩。目前看来,其中的《图书馆理论与实践》也应该出局了。

1992年,北京大学图书馆发布了第一版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时至今日,即将于2018年11月发布第八版。虽然,在不同版本中收录的总体期刊数存在上下波动,但档案学类的核心期刊规模一直处于萎缩状态。

之所以如此,小编认为大致由两方面原因导致。一方面在于北核评价机构日益精简的评选策略,而这种策略旨在与“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抗衡。北核的研制单位是北京大学图书馆,而南核,即CSSCI的研制单位是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两者的研制单位都属于高校的下属机构,从单位级别来看平起平坐,但区别在于南核是受教育部委托的重大攻关项目。教育部的标签不仅为南核的推广打开了绿色通道,并且赋予了其官方地位,使这项历史远短于北核的工程名正言顺地成为我国学术评价首选的参考标准。现今,大部分高校都默认南核的地位高于北核,高校师生成果入选南核的科研奖励一般也高于入选北核的科研奖励。这种学术评价标准等级差序的形成也与北核自身的评选策略有关。北核入编的期刊数远多于南核,反观南核的入选范围相对有限,后者入选的期刊基本也被前者收录,但反之却不成立。就档案学而言,尽管在北核中入选的期刊“此一时彼一时”,但南核中的档案期刊却始终只有《档案学通讯》和《档案学研究》,因而人们也默认南核是更权威的评选结果,代表了更高的学术水平。学术评价代表着话语权,掌控着学术资源的分配。作为一种标准,其推广度和使用度越高意味着其掌握的话语权越大,个中好处不言而喻。面对日益衰落的学术地位,为重塑中国学术圈首屈一指的权威地位,北核不得不精简其入编目录从而与南核相抗衡。当然,这种策略能否收效并不得而知。但小编认为,缺乏官方力量的辅助,北核的复兴梦很可能还是会付之东流。

另一方面在于档案学期刊自身质量的原地踏步。就图情档学科而言,从期刊数量看,档案学期刊入选的数量远少于图情期刊。目前,由中央、地方档案机构及高校主办的档案学期刊可谓遍开花。也就是说,档案学期刊的基数并不小,为何入选的期刊却寥寥无几。其原本还在于自身的落后,不仅学科发展落后,而且文章质量也差强人意。学人群体的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学科发展的水平。目前,图情的学术群体规模远大于档案学。虽档案工作者号称有“百万大军”,但那特指实践人员而非研究者,档案师生的数量实际远不及图情界。影响因子(IF)是当今学术评价的主要指标之一,若学术群体规模越大则意味着该学科文章被互引的次数就可能越高,从而影响因子就越高。反之,失去研究群体的支撑,学术评价的定量指标就难以提升。近年来,高校档案学专业的规模还在呈现持续萎缩,撤销档案学专业已经不再是新鲜事。图情档三者文章的质量差距也显而易见。对比下图、情、档三类期刊的文章,虽然内容上,两者都不乏灌水的现象,但从形式上看,前两者的规范程度远高于后者,紧跟现代学术研究的范式。两者之间的差距一目了然。

图情核心期刊远多于档案期刊,这其中当然也有“私利”原因,因为无论是北核还是南核的评价标准都掌握在图情界的人士手中,“权力决定规则”,多多少少一定要照顾本学科期刊的。如果图情期刊数量和排名太差等于驳了自己的面子。每版北核都会公布《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以对遴选机制做出详细说明,而南核却只公布结果,作为一种被学界公认的学术规范却从不公开其详细的遴选机制及数据,很难不让人想象其是否存在暗箱操作。

既然是“小道消息”,各位看官不妨一笑而过。至于真假如何,有待事实检验。不过,从历史来看,出局的期刊还没有重返核心的先例,至少在档案学期刊中是如此。其中原因也非常简单,相信大家都有常识,小编我再解释就是多此一举啦!

我们没办法左右一些“大事”,比如核心期刊的评选。但我们或许可以做好一些“小事”,比如把精力集中在写作上。用心写文章,尽量写好文章;坚守学术道德(注意,我并没有用“学术规范”一词),严格学术行为,从而为档案学期刊的发展尽一份薄力。

赞(7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